萬新鐵路沿線站之歷史軌跡

回芝麻專欄

萬華→和平(昔名艋舺→馬場町)

   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於清光緒17年(西元1891年)完成的鐵路,由於路線設計不當,日本便在明治34年(西元1901年)將它改道,改由艋舺、枋橋(板橋)、樹林、鶯歌至桃仔園,同年(明治34年)8月25日,艋舺驛開始營業。大正9年(西元1920年)改稱萬華驛。原來的「萬華車站」,老一輩的台灣人稱為「艋舺車頭」,完工於大正7年(西元1918年),屬木造長方形和洋混合風格之建築,四周設有迴廊。主要的屋架為洋式,立面相當美觀, 屋頂兩端亦為西洋的背心式,中段做簡單的升起為入口處, 下簷在正中央入口處做成日式的唐博風, 並有斗拱出挑, 與上層的西洋屋架形成有趣的對比,是座精緻漂亮的車站,曾經在許多人的內心堙A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光復後,台北市消費之蔬菜以火車運至本站批發、整車與零擔貨運繁多為一特色。可惜在80年代因為鐵路地下化而遭拆除,改建成現在的萬華新站,於民國77年(西元1988年)9 月 19 日正式啟用。

 

由萬華沿著鐵路前進,即為日人所稱之堀江町,其名稱係來自萬華南緣的「無尾港仔」而命名。今萬大路以東部分,此地於清代尚為菜園,只有少數民宅散居其中。到了日據時期(西元1935年)在今汕頭街五十四巷附近才興建了四排十一棟磚造建築,為本地當時最新式的建築。光復以後,和平西路旁開始發展成木業中心,那時計有東光、日益、林商號等十家木材行及鋸木廠。西邊則有美華、建華兩家肥皂工廠,為一工業住宅混合區。

 

莒光路上之臺北市雙園國民小學創立於昭和11年(西元1936年)4月1日,當時稱為臺北堀江公學校,校舍暫借老松、東園國校上課 ;翌年4月1日新校舍落成校名改稱臺北堀江國民學校;民國34年(西元1945年)11月1日改名為臺北市雙園國民學校。

 

毗鄰堀江町的是馬場町,日據時代為防新店溪水患,沿今水源路、中華路二段、漳州街新築堤防,堤防內為住宅,堤防外之低窪沼地則闢建為練兵場,是士兵操練與騎馬場所,故名馬場町。松山機場未建之前,飛機均在練兵場起落,又稱南機場,西側一隅有飛機庫。大正3年(西元1914年),日本飛行家野銀藏駕機在古亭庄練兵場上空作飛翔表演為飛機見於台灣之始。

 

光復後機場廢棄成為垃圾堆積場。偌大的垃圾場堆積如山,但沒有今日垃圾之惡臭,造就此區附近資源回收行業的興盛。民國五十年代,政府建設南機場公寓,為全台最早的國民住宅;其特色為外露式旋轉樓梯,樓梯中央為垃圾投擲管道間,而且坪數雖僅8到12坪,但有人甚至三代同堂居於斯,以今天的眼光來看甚是不可思議。人潮的聚集,南機場開始繁榮,南機場夜市美食遠近馳名,便宜又好吃。

 

馬場町計有四個小地名,分別是崁頂、崁頂內、桂竹林、練兵場等。馬場町的崁頂地區,萬新鐵路的和平車站(馬場町),設於昭和11年(西元1936年)11月26日,即今永義宮旁汀州路89巷口。日據時期建有六間房屋,並有雜貨店一家,故被稱為崁頂店仔。永義宮主神五府千歲的二王爺-池王爺,是早年的居民信仰中心,每年農曆六月十八是池王爺生日,家家戶戶均要擺席,但昔日熱鬧已不復見。原占地不大,因王爺靈感,居民因而籌錢買下一店面改建,萬新鐵路拆除後,廟埕更為寬闊,宮裡的謝笵將軍與王爺神像,均為百年以上。此地尚有民國43年(西元1954年)興建的龍口市場,係傳統老舊市場,里民購物買菜甚為方便。龍口市場旁,供奉福德正神。附近居民指出此土地公廟已有一百多年,民國58年(西元1969年)重修,曾經新塑土地公神像一尊,但幾年前神像遭竊,幸虧本尊仍保留下來,繼續座鎮永興宮。

 

日據時代擔負處理台北城內外的垃圾燒卻場,設於西藏路與三元街交會處。北邊與植物園大門相對,是台北最早的焚化場。場中有一高聳磚砌的煙囪,曾經為著名地標。由於人口增加垃圾劇增,過多的垃圾處理不了,使得南機場成為垃圾場,但目前尚遺留一垃圾傾倒斜坡道。在這塊土地上,現存一些住戶在簡陋房舍,大多為以前之環保人員。

 

臺灣光復後新築堤防,由淡水河擴大至新店溪畔,不再鬧水患的南機場便闢建高爾夫球場,供達官貴人、富商大戶們休閒打球。民國63年(西元1974年)在蔣經國的堅持下,高爾夫球場改為一般民眾都可享用的「青年公園」。

 

民國89年(西元2000年)8月21日正式啟用闢建的馬場町紀念公園在舊有練兵場,即是目前青年公園水門外高灘地。這裡曾是1950年代戒嚴時期為追求社會正義及政治改革之熱血志士,被憲兵第四團處決的刑場。據當地居民指認,當時槍決人犯的地點多在土丘之上。其後受難者家屬每年均來憑弔祭拜。幾個著名的案件,如前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案」、前台電總經理「劉晉鈺案」、「中共台灣省公委案」、嚴惠先案、劉如心案。据說第一個刑死於馬場町的台灣人,就是霧峰林家第21世林正亨,當時他年僅48歲。

 

至於境內跨越萬新鐵路之漳州街,在日據時期,為馬場町內之堤防道路,也是通往練兵場之要道,道路北起新店線鐵路鐵軌起點附近,南行後東轉至今泉州街、水源路口。以西即為練兵場,又稱南機場。光復後,命名為「漳州街」。但後來因中華路、南海路之延伸,漳州街就廢除了。

 

和平→螢橋(昔名馬→螢橋町)

    清代艋舺通往龍匣口、古亭庄,即闢有道路,稱粿店仔街,或粿店仔頂,屬郊區道路,清代死刑犯均在此正法,現今和平西路和植物園民俗植物區,即所謂的刣人埔。明治廿一年(西元1905年)市區改正規劃道路,和平西路乃具雛形,惟並未完成。由於泉州街以東特三號排水溝,修築困難,只好延圳道築以小路街通六張犁(今和平東路)。光復後,命名為「和平西路」,並予以拓寬及完成二、三段至環河南路,西接華江大橋,直達板橋,故為台北板橋要道及捷徑。就因為此段鐵路在和平西路附近,所以在民國41年(西元1952年)12月1日將馬場町改稱和平站。

 

沿著萬新鐵路繼續前行,即穿越泉州街。清末,泉州街稱為龍口街,為龍匣口之要道。日據時期改屬龍口町,亦為通往練兵場之要道。泉州街上有建國中學、台灣教育會館、及螢橋國小等文教機構。

 

螢橋位在今廈門街與和平西路、汀州路交會一帶。廈門街為清代古亭通往渡船頭之要道,在今和平西路北側河溝(今加蓋改為廈門街25巷)上,即今大都市南海名園大廈前有座木橋,橋之北端多河溝、茅草,每至夏季雨後,螢火蟲到處飛舞,故這座橋被稱為螢橋,附近一帶也以螢橋為名。依照日本人的風俗,每逢晚春初夏喜歡在此地捉螢火蟲,在台的日本人多少有思鄉之情,藉此或許可解思鄉之愁。

 

萬新鐵路第二站螢橋站於西元大正10年(西元1921年)1月22日設立,在今汀州路與廈門街交會處西北角,今路旁數棟編號為汀州路331至339號二層樓木屋則為車站辦公室。與新店線鐵路相接線上曾設有「螢橋站」之廈門街,日據時期為台北通往海山郡、中和庄之要道,隸川端町轄內。光復後,成為一條文化氣息馥郁之街巷。《創作》月刊,於1948年4月1日在台北市廈門街創刊,撰稿者大多為台灣師大國文系的師生,如臺靜農、李霽野、錢歌川諸先生,但同年九月停刊,前後僅半年;從小餓到大的作家一隱地,他的家在廈門街附近的寧波西街倒下去,他從廈門街站起來。爾雅出版社從64年(西元1975年)成立,如今已近30個年頭了;台灣當代著名的詩人、散文家、評論家兼翻譯家余光中,也在台北厦門街的小巷裡,高吟鄉愁。余先生說他創作600首以上的詩中,多數是在他居住的台北厦們街這條深長的小巷裡寫成。在『記憶像鐵軌一樣長』的詩中,更有一段有關萬新鐵路的敘述,撩起讀者無限的遐思:《在台北,30年來我一直以厦門街為家。現在的汀州街20年前是一條窄軌鐵路,小火車可通新店。當時年少,我曾在夜裡踏着軌旁的碎石,鞋聲雜軋軋地走回家去,有時索性走在軌道上,把枕木踩成一把平放的長梯。時常在冬日的深宵,詩寫到一半,正獨對天地之悠悠,寒顫的汽笛聲會一路沿着小巷嗚嗚傳來,凄清之中有其温婉,好像在說:全台北都睡了,我也要回站去了,你,還要獨撑這傾斜的世界嗎?夜半鐘聲到客船,那是張繼。而我,總還有一聲汽笛。》   

 

螢橋→古亭(昔名螢橋町→古亭町)

「古亭」地名之由來,相傳先民為防禦新店溪上游屈尺方面的泰雅族人出草,於是居民群議置守望亭於今晉江街頭土地廟旁,亭內置鼓警戒,故稱為「鼓亭」。日據時代才改為「古亭」。其位置有人說是在現今水源路與羅斯福路交叉處,當今古亭國小斜對面、桂冠公司一帶,這裡也是昔日仙宮廟的舊址。也曾聽老一輩的人說在台大校門口。另一說謂源於移民墾殖於此,設置眾多穀倉「古亭笨」於此之故(古亭笨以竹編壁,塗以泥土石灰為圓形穀倉,上蓋如斗笠而成),清乾隆29年(西元??年)已設「古亭庄」。而古亭村庄頭核心為同安街與晉江街交會處之長慶廟。

 

乾隆25年屬淡水廳淡水堡古亭庄、內埔仔莊。同治年間,屬淡水廳大加臘堡古亭庄、林口庄。光緒十三年屬台灣省台北府淡水縣大加臘堡,庄名不變。日據後,改屬台北縣大加蚋堡,大正9年(西元1920年),改隸台北州台北市古亭、富田、水道、千歲、毫口、南門等町,光復後改為台北市古亭區,民國79年(西元1990年)3月12日行政區改稱中正區至今。

 

新店線古亭站,日據時屬於川端町轄內,於昭和3年(西元1928年)8月20日設古亭町乘降場,位在今汀州路與同安街附近。古亭庄過去人口稀少,因為以前地方人口的多少以廟宇多少來衡量。整個古亭庄在清朝只有兩座廟宇,一為寶藏巖,另一為汀州路的仙宮廟,可見人口不多。日據時期只有過店仔、崁頂、舊街仔、林口、公館幾個本地人聚落而已。

 

晉江街早於清代已闢為街道,當時為艋舺、古亭至公館、新店之要道,是古亭區最早繁榮的地方,昔稱「舊街仔」。以前該處瀕臨新店溪,船舟可沿淡水河上溯至此,故形成一商業中心,其規模雖不及艋舺,但時間上約為同時,後因新店溪河床改道而趨於衰落,目前舊街裡的住宅有許多古老屋宇,即舊時所遺。至於同安街前段,臨晉江街一帶,據傳於明鄭時期已有福建泉州人周阿戶,通稱無牙戶(一說為周賢明兄弟),在東門外至松山一帶墾殖,故此地周姓特多,和平西路一段15號建有武功周姓宗祠。

 

長慶廟始於古亭區建莊之時,迄今230年,草創之初,僅在大榕樹下,堆砌石塊即成,其中一石繫以紅帶,表示土地之神,此石今仍供奉於正殿之上,爾後隨墾民之增加而建小廟祀之,迨日據時改建,即今正殿的後幢,並保存當時之土地公和土地婆神像。民國71年(西元1982年)增建,正殿之上供奉保儀尊王和保儀大夫,右殿奉祀關聖帝君,左殿奉祀天上聖母。

 

長慶廟主祀福德正神,表現出漢人在開墾的過程中,內心自然產生對土地祈求豐收的期望,祈求土地之神庇祐五穀豐收,家畜興旺,成為一個移墾社會中的重要精神信仰,另供奉之尪公,即保儀尊王和保儀大夫,,尪公信仰源自先民的原鄉─安溪,相傳為唐代安史之亂中,守睢陽而殉國的張巡和許遠,其成神的封號,在民間為山神和驅蟲害之神,而在農業時代,蟲害對稻禾收成的影響甚大,故尪公成為傳統農業社會的守護神。

 

古亭站→水源地站〈昔古亭町站→水源地站〉

昭和3年(西元1928年)8月20日設古亭町乘降場,民國41年(西元1952年)改稱古亭站,位於今日河堤國小附近。河堤國小(臺北市汀州路2段180號)於民國47年(西元1958年)2月1日,自古亭區螢橋國小設立河堤分校。民國47年8月1日,正式成立河堤國小。民國54年(西元1965年)前,有些學生搭乘萬新鐵路到校上學。其校門對面巷弄內,有棵老榕樹,高約6層樓,胸圍550公尺,位於古亭庄開基者周家土地上,1985年(民國74年)前耆老周考邀庄人籌資合建「金樹尊神廟」又稱榕樹公廟,供人膜拜。西元1944年左右,太平洋戰爭近尾聲,村人常爬在樹頂,觀看南機場上空美日飛機纏鬥交戰的盛況。據老樹普查人員發現榕樹公蟲害嚴重,樹況越來越差,亟待救援。

 

今之古亭、亭東、新店等里之全部及板溪、頂東等里之大部分即日據之古亭町。日據時代古亭村庄頭核心為同安街、晉江街交會處之長慶廟一帶。晉江街(昔稱舊街仔)此地係昔日艋舺、古亭至公館、新店、深坑必經之地,清代已有店舖,是古亭區的發祥地。路旁有一座土地廟(長慶廟),建於雍正年間,廟旁大樹,幹粗可數人合抱。相傳清代鼓亭設於廟旁。同安街北起羅斯福路2段,南越新店線鐵路(今改汀州路),止於水源路,寬5公尺,石子路。以後改舖柏油,由於路幅甚窄.行車困難,發展受限,建物依舊,變化不大。前段臨晉江街一帶,據傳於明鄭時期,已有福建泉州人周阿戶,通稱無牙戶(一說為周賢明兄弟),由東門外延伸至松山一帶墾殖,故此地周姓特多,和平西路1段15號建有武功周姓宗祠。日據時期,屬於川端町轄內。光復後,以福建省同安縣命名「同安街」。

 

目前, 同安街東端至南昌路屬商業區,餘為住宅區。商業區路面窄,僅能通行機車,餘為混合車道。兩側建物以老式平房為主,部份改建為4樓住宅,晉江街口以南沿線以獨院日式平房為主,部份改建為公寓住宅。

 

日據時期古亭區有所川端國民學校,創建於光復前三、四年,係專供日本孩童就學之用,光復後改為螢橋國民學校。螢橋國民學校未設立時,本地人靠近崁頂一帶的幼童,到萬華公學校(今老松國小)唸書;臨近公館一帶的則到景尾公學校(今?國小)就讀;住古亭庄的就到大安公學校(今龍安國小)上學。那時周姓人家在祖厝或大厝內設有私塾教授漢文。此外,區內只有一家「講古間」,只是講故事而已,沒有什麼教化場所。

 

在信仰方面,尤其是祭典,古亭一年有兩次迎神賽會農曆4月13日迎尪公,要迎請景美集應廟的保儀大夫金身到古亭遊街繞境,另八月九、十兩日,南門口與古亭庄都要舉行大拜拜。再則萬華祖師廟每年農曆七月十九放水燈、二十普渡,古亭人都會老遠的挑著牲禮及祭品到萬華祖師廟膜拜。所以當時萬華流行一句諺語:「十九、二十天,滿街安溪仙」。可見古亭的安溪人與景美、木柵、萬華人關係之密切。

 

   在產業方面,古亭昔日以產砂石聞名,螢橋堤防外被稱為「砂石埔」。過去台北的砂石大多由古亭、新店二地方供應。每日清晨六時,則有火車由此裝載砂石,運往基隆。當時古亭區且以「掏砂石女郎」聞名,她們大多居住在新店溪旁的溪洲。

 

昔日古亭區的人生活大多很辛苦,常有人遠抵深坑種植大菁謀生。大菁可作衣服染料,採收後就擔挑至萬華西昌街的船頭行,再以船隻載運轉售大陸。後來茶葉價格上漲,大菁就被廢棄改種茶葉。

 

水源地站→公館站

水源地站為市區內典型的小火車站,只有上下班時比較擁擠,每日平均乘客僅約1,400人,大部份為學校的學生與教職員。大正10年(西元1921年)1月22日,設水源地乘降場。螢橋公館間原為一行車閉塞區間,自民國42年(西元1953年)12月1日起,改為螢橋至水源地間、水源地至公館間、兩個閉塞區間。日據時因台北市自來水廠設於此地,水源地乃成為地名。水道町涵蓋今之大學、國校、林興、林德、嘉禾、水源、富水、文盛等里。此地清代為新店經公館入台北之門戶,其小地名有:虎孔口在今永福橋旁自來水取水口處,新店溪流至此地河道突彎狹窄,成虎口狀,故名。其下有虎孔(閩南語音康)潭,昔日水深多漩渦。沈厝在羅斯福路四段大世紀戲院一帶,昔日為沈姓聚落,故名。林口店仔今三軍總醫院大門口聖靈寺(仙宮廟)一帶,清代已成聚落,並有店舖,故名。

 

日人據台之初,以劉銘傳的建設為基礎,展開自來水設施之規劃。民前十六年八月台灣總督府特別聘請英國人威廉巴爾頓來台,並派遣總督府技師濱野彌四郎協助,進行全台衛生工程及台北自來水建設之調查研究工作。西元1908年依照巴爾頓先生之建議,在公館觀音山腳下新店溪畔建取水口,以引取原水;又在觀音山麓設淨水場,進行淨水處理,再將處理過之清水,以抽水機抽送至觀音山上之配水池,藉由重力方式自然流下,供應住戶日常用水。

 

 西元1908年取水口、唧筒室建築與設備裝置先行完成,西元1909年輸配水管、淨水場及配水池全面完工,淨水場開始供水,出水量20,000頓,用水人口十二萬人,並命名為台北水源地慢濾場,從此台北自來水開始邁入現代化之供水系統。

 

民國66年(西元1977年)台北區第三期自來水建設完成,慢濾場拆除改建成 現代化快濾場,並易名為公館淨水場。因水源污染日益嚴重,原水取水口被迫由新店溪下游移至上游青潭堰,借重力自然流方式,經隧道、涵渠等輸送至長興淨水場分水井,再導水至公館淨水場處理,最後經由大型抽水機,加壓送至輸配水管網系統,以供應台北地區民眾日常的用水。同年,唧筒室完成「抽取原水、輸送淨水」之使命,功成身退。其自西元1908年創建迄今已有90餘年的歷史,民國82年(西元1993年)6月被內政部列為三級古蹟,9月27日第一次對外開放二週供民眾參觀。後經台北市政府民政局會勘,認為年久失修且多處漏水,結構堪慮應予整修。因此,於民國87年(西元1998年)5月斥資8000餘萬元修護,恢復唧筒室之原貌,並多方蒐集有關自來水歷史的照片及器材,充實整體內容與相關週邊設備,完成全國首座自來水博物館。自來水處並結合原有淨水場、自來水器材歷史區、自來水博物館、觀音山步道、苗圃等,規劃成佔地17公頃的「水霧公園」。成為介紹台北自來水事業之最佳歷史見證之餘,也是民眾休閒運動的新選擇。

 

公館站位於現在東南亞戲院附近,大正10年(西元1921年)1月22日,設公館驛。民國50年(西元1961年)11月1日,由三等站降為簡易站,由水源地站管理。乾隆初年,安溪人陳玉壺最早到公館開闢,公館地當加蚋堡與山胞通商隘口,民「番」交換,皆於此舉行,故名「公館」。另一說為安溪人抵古亭庄開發時,尚未有官府設置,周氏族人就於蟾蜍山腳自設公館,調派壯士屯守,處理自治自衛之事,公館一地因此得名。「公館」最早係指今羅斯福路4段119巷而言。清代蟾蜍山綿亙公館,將台北與文山隔絕,來往行旅須經此巷,再由該巷六十二弄山徑,越過蟾蜍山再沿璢公圳岸行走。位於公館捷運站到內政部(已遷至徐州路)之間的三角地帶,原有一座小山,依據勘輿界的說法,此地名為龜穴,故取名龜山。龜山原有林姓大厝,台大建校時,因地勢低窪,便剷平龜山,用其土填平校地,林宅也被徵收。民國81年(1992年)底,台大第二活動中心,和新店捷運線相繼動工,原地一排違建小吃店,瞬時遷空。此外,公館又有路可通街仔尾(今羅斯福路4段206巷,清代已成街市)抵景美溪渡船頭(今師大分部校門北側)。公館由於位居水陸交通輻奏之地在清代已形成街市,到了日據初期民前數年,日人修築台北.宜蘭道路,將公館路段西移,沿蟾蜍山下嵧公圳西側(即今羅斯福路4段123巷)修築.使公館街市擴大,而愈加繁榮,此時設有雜貨店.肉攤.麵店.藥房.剃頭店等。自光復以後,台大校門口至圓環一帶,隨著羅斯福路的拓寬,此一公館舊街竟被新興的新街(羅斯福路4段及5段前端)所取代。尤其是民國62(西元1973年)年福和橋通車後,商業更盛,如今已成為一個文教商業區,不僅機關商店林立,而且攤販及衣飾店、K書中心、戲院、書店、各國口味的餐廳、速食店充斥其間,成了南區的鬧市。

 

公館次分區古稱林口,即今林興、林德、嘉禾、文盛、富水、水源等里,再古亭區之東南部亦即基隆路以西,羅斯福路以南至新店溪畔。此地之墓頭山往昔為大加蚋堡南界,其以南為蒼鬱森林地帶,林口適當森林入口處,故此名。林口昔日為入墾新店溪流域之孔道。雍正7年(西元1729年)粵人墾首廖簡岳者與土著族訂和約後築圳墾地,乾隆年間泉州府安溪移民,大規模拓懇於此,於是林地漸被闢成良田。

 

  三軍總醫院(台北市汀州路三段四十號)成立於民國56年(西元1967年)7月1日,乃國防醫學院之教學醫院,負有臨床醫療、教學訓練、研究發展三大任務,設有內科等四十五科,為衛生署評定之醫學中心級醫院。服務對象為軍人、健保及一般民眾。民國89年(西元2000年)10月1日,三軍總醫院內湖院區(臺北市成功路二段三二五號)開始門診,汀州院區轉型為護理之家,並保留門診和急診。

 

早年蟾蜍山、觀音山(公館附近)一帶,林木茂密蝟集成林,出了古亭庄,就是一片大森林,此地位於森林邊緣地帶,故謂之林口。

  據老一輩的人說,蟾蜍山總共被切割三次:119巷昔日稱公館街,日據時期日本人在那兒開設農事試驗場,道路才拓寬一些,這是第一次切割。羅斯福路於日據之初再度拓寬,這是第二度被切割。迨至福和橋拓寬時,這座山又被第三度切割。據說這山是隻活蟾蜍,被切割時哭叫了三天三夜。

 

寶藏巖位於汀州路底,建於1798年(嘉慶年)崇祀觀音佛祖。以新店溪至此匯為石壁潭故名石壁潭寺、觀音亭,俗稱觀音媽廟。日據時期一度改為寶藏寺,光復後始改今名。是台灣北部最古老的觀音媽廟,傳說它是由郭治亨的女兒郭姑娘獻地興建的。其廟產涵蓋到今日水源地、三軍總醫院一帶,當時這些廟產被稱為「觀音仔地」,現在只剩下數百坪而已。其祭典日期為每年農曆2月19、6月19、9月19以及4月8日釋迦摩尼佛之浴佛日。昔日信徒分佈極廣,多達16庄,迄今大安、景美、木柵、南勢角等地,每逢廟宇舉行慶典,演外台戲,都會到寶藏巖迎請觀音佛祖金身前往供奉。清朝台北盆地漢人少,平埔族人口多,有僧人深入盆地邊緣建寺弘法。寺前新店溪古時可通舟楫,歷經多次修建,目前所見多為晚近時期改建之物,但仍有些石柱、石垛、石雕、木雕與石碑,仍為清代原物。特別是楹聯多為安溪移民信眾之落款,為安溪人開拓公館景美一帶之見證。

 

 公館 → 新店

(1)      史地背景

公館至新店共有:公館、萬隆、景美、大坪林、七張、新店••••••等站。其行駛路線幾乎與今日捷運新店線的公館站至新店站一致,車站位置也大約相同,僅有大坪林一站的位置略有差異。

 

1921年(大正十年),日本政府鼓勵民間裁種柑橘、李子,使之成為新店地區的另一物產,為繼茶葉之後的經濟作物。萬新鐵路的完工,對於萬華至新店之間的貨運、客運,以及開發景美、新店一帶的煤礦、木材••••••等資源,有著極大的助益。

 圖為景美火車站。

 火車是運煤重要的交通工具。

 

    事實上,公館至新店之間,各站站名屢有變更。例如:萬隆原名十五份,根據林氏先祖的描述:「••••••我們有十五位堂兄弟得到從萬隆到公館約75甲地,十五人合力墾成良田,後來分成十五份,各自領了約5甲地,再建屋永住(因此萬隆舊名被稱為十五份)。」而景美原名景尾,七張原名七張犁,傳說乾隆時劉秉盛等人開墾此地,七人合股,各備耕犁一張,此地乃名七張犁••••••等,而後來的站名多為日據時代或是光復後才更改的。

 

其中公館一站,可算是台北縣、市的重要分界點。由於當時台北市的範圍,尚未包括今日的文山區,因此市公車的行駛範圍,也只到公館為止。所以若是想要往來於台北縣、市之間,就只好在公館轉搭公車,或是搭乘公路局(即今日國光客運)。而在汽車不普及的當時,搭乘萬新鐵路往來於台北縣、市之間,無疑是最便利的方式了。

 

1964年(民國53年),北新公路的啟用,使台北至新店的交通更加便利,也形成了公路與鐵路並行的景象。當時公路的兩側,種滿了尤加利樹,而鐵路就和公路平行而進,在鐵路的另一側,就是綠油油的稻田了。

 

臨近鐵路終點新店站的,是著名的風景區──碧潭。碧潭為昔日台灣八景之一,因河岸寬廣,水色澄碧,平靜如潭,而得其名。日據時代,搭乘萬新鐵路遊碧潭,是台北人最大的享受。而日本人則流行夜遊碧潭,從艋舺(即今萬華)乘船而上,品嚐新店香魚,欣賞一空明月照長虹的勝景,再擊舟而歌,逐流而返。不論是何種遊賞方式,這歷史悠久的遊覽勝地,都可稱得上是公館至新店之間,最吸引人的觀光景點。

 

(2)      文化古蹟

    景美集應廟

景美區在清代隸拳山堡,其地勢為一小型盆地,山地面積約佔三分之一,平地佔三分之二,昔年為霧里薛社,及秀朗社平埔人散居之地。康熙末葉,漢人自台北平原南下開拓。開拓既緒,墾殖有成,為答庇神佑,咸豐年間安溪太平高姓族人先在景尾竹圍內(今景美國小南側)築廟感恩,供奉守護神保儀尊王,並從祀林氏夫人。後以風水不佳,乃在同治六年(一八六七)遷建景尾街下街,即今日景美集應廟現址。由於該廟祭祀是由高姓房派輪流主持,而該廟歷次修建經費和主事也是主要來自高姓,故深具地緣與血緣色彩。

 

圖為景美集應廟現在的面貌。

 

    民國四十八年大事整修,於翌年告一段落,在廟中留有該兩年大量的柱聯、匾額及碑文可作記錄。五十年添加三川殿前木柵欄,七十四年被列為國家三級古蹟,近年則有若干小型修繕工事,重新彩繪上漆石雕、木構件,突顯明暗新舊強烈對比,有待進一步的整體規劃修護。

集應廟座東朝西,為兩殿兩護龍格局,正面為三開間形式,這種兩殿式,四合院,外加護龍,連成一完整封閉空間,是清代中期台灣廟宇普遍形式。回顧該廟一百三十年的歷史,不僅代表文山地區安溪人信仰中心,也見證反映了安溪人拓台史實,與景美地區發展歷史。

 

(3)      生活風貌

在當時的公館至新店,鐵路沿線的居民,多為普通的務農人家,直到國民政府來臺後,才略有變化。國民政府在大坪林設有內政部的宿舍,而考試院也遷移至附近,再加以鐵路沿線眾多的學校,例如:景美的滬江中學、大坪林的南強中學、七張的北一女新店分部,以及新店的文山中學••••••等等,使得公館至新店沿線,增添了幾許文教的氣息。

 

就因為如此,萬新鐵路公館至新店的搭乘者,除了一般的民眾之外,更有為數不少的通勤人口,使得上下班的尖峰時刻,車廂幾乎都是座無虛席。當時台北縣本地的學生與遠從台北市搭乘公車再轉搭火車而來的學生,大約各占一半左右;而位於七張的北一女新店分部,更為了配合火車的時刻,而將上課的時間延後了半個小時呢!由此可見萬新鐵路對於公館至新店沿線的生活影響之大。

 

當時萬新鐵路公館至新店,站與站之間的行駛時間,大約是五到六分鐘左右。這樣的速度固然不算快,但是以公路尚未發達的當時而言,已經算是十分符合需求了。然而鐵路會成為大多數通勤族的選擇,恐怕還是經濟的考量。在民國四十年代時,搭乘公路局(即今日國光客運)一次,約要兩毛五;而搭乘萬新鐵路,從水源地至七張,若是辦理月票,則三個月僅需二十一元,由此可知其票價差距之大了。

 

事實上,若是談到當地人的生活風貌,甚至是一般人對於新店的印象,恐怕都是與碧潭密不可分的。當時的碧潭還保持著原始的風貌,潭廣水深,適宜划船、游泳、釣魚••••••等活動。東岸設有遊艇碼頭,供遊客泛遊碧潭。西岸岩壁陡峭,有「小赤壁」之美譽。其溪岸岩壁間刻有「碧潭」二字,岩頂築小亭一座,名曰「碧亭」。登碧亭遠眺新店溪畔,蒼松綠樹,倒映溪水,美不勝收。

 

當時常有人在碧亭表演高台跳水,吸引四周許多遊客的駐足觀賞。甚至在民國五十年代初期,美軍還到碧潭表演水上特技,造成萬人空巷的盛況。更有無數大小遊艇盪漾潭中,小遊艇是由遊客自己划槳,大遊艇則是由船夫操舟,遊客還可以一邊品茗,一邊欣賞秀麗的美景,葉舟點點,不論是闔家光臨,或是儷影雙雙,不分日夜,把碧潭裝點得如詩如畫。

 

談到碧潭,絕不能忘了碧潭吊橋。碧潭吊橋長約200公尺,建於西元一九三七年初,橫跨碧潭之上。佇立於此,有如長虹懸空,跨越兩岸,加以造型特殊優美,無疑成為碧潭地標。站在橋上欣賞碧潭的湖光山色,彷彿是人間仙境。

在萬新鐵路行駛的年代,公館至新店雖然不是核心地帶,但卻因此而保留了一分純樸與閒適 ,至今仍有許多人懷念那段搭乘萬新鐵路追求難得休閒的時光。

   回芝麻專欄